初入大连

伴随着渐渐模糊的记忆,很多真实的片段,我已经无法分辨是否是梦境中的残留。

大约是2005年的3月的某一天,我异常兴奋的和一群校友,去人生中的第一家公司报道,我们大约两三个班的同学都选择了同一家公司,这是巧合,也是有因,后面再表。

这种第一次到异地的感觉,是无法言表的新鲜和激动。那时的大连,一方面有bo在经济方面的成就,一方面是对日外包的窗口,经济蓬勃,又有旅游城市的效应,城市年轻而有活力,而软件园作为当时大连的支柱产业,园区显得格外崭新和设计时尚。

我们一行人坐火车,从哈尔滨出发,到达大连,然后坐大巴直达软件园,似乎到达的是早晨的时间,停靠在当时还是叫通用大厦的门前的那条路上,那种感觉和震撼,就像我第一次看到大学初恋的感觉,人生中仅有的几次,哈尔滨,看见她,落脚大连,初到深圳,那种感觉在第一个地方呆久了后,再也没有出现过,仿若梦幻。

我们落地后,给了似乎是7班还是6班的其他到东软的校友电话,请求暂放了行李,然后我们去软件园广场的公司去报道。

再后来听说接待我们的校友不久后就离开大连去北京了,我们再无联系和音信。

我们最近的一行4人,来自3个版,7班,8班 9班,在一个公司,开始了为期3个月的一起上课,一起学习,一起下班做饭,一起打牌的美好时光。

我们白天上课练习,主要是基于tengin嵌入式操作系统的学习和练习题。除了我们校招的预备役员工,还有社会交钱的培训学员,当然还有一些后面没通过测试的,没有成为正式的员工。除了我们学校,还有很多其他学校的应届本科,硕士,好像没有博士。我们们有微薄的补助,具体是多少我忘了,反正够我们租房和吃饭了,相对于在学校没有收入的我们,已经不错了。

实习为期三个月,我们除了要学习基本的东西,还要学习日语,通过相关的技术测试,同时也顺便基于我们的开发项目完成一个相关的嵌入式毕业设计。当然因为学员众多,不可能每个人单独辅道,所以最后大家的毕设都大同小异,但是好在是不同班,也没有什么影响。

毕业设计是围绕我们学习的tengin,自己选一个驱动课题,然后就基本的操作系统原理,接口,驱动设计思路,实现代码,等等到最后可以在开发板演示的程度,这些素材来完成一个驱动开发的相关毕设,虽然大家都是相同的操作系统方向,但实现细节和内容并不首先和相同,还是有很大发挥空间。我记得自己的大概内容是一个模拟shell的cf card的交互式命令行系统,可以通过诸多自定义的shell 指令来 操作cf card ,自己实现了一套指令。这个课题本身三个月来说难度并不小,但是因为很多人类似的内容,又显得并无十分突出。

在说说我们入职的几个人,除了我们一起租房的4个,大概还有几个人,除了计算机系的还有自动化系的,我们共同的联系是我们可能都在实验室给相同的老师平时做项目,或者给几个认识的老师做项目,而我们校招时尽然选择了同一个主做嵌入式方向的公司,也算是大家对自己技术方向的认同吧。

那时我刚毕业税前2800。在我2007年4月份离开时,我是我们那一届的优秀员工,第一年工资就长了不少,2007年离职时,大概是接近4000,后面我被人挖走当时还替我缴纳了一年多的提前离职违约金,大概一万多,后面有空再表。

那个时候很轻松,有很好的环境,那时的大连it公司基本对于一个毕业生来说是相当现代和梦幻的。中午有很好的自选快餐盒和水果。晚上我们很早下班,回住处4个人分工做饭,有焖饭的,炒菜的,日子过得真惬意。六月底回学校答辩时,体重三个月长了20斤,就是最好的证明吧。

在大连的一帮同学和同事 也是我人生中最亲密的朋友,很多至今还保持着联系。

我们当时自己租房,我记得是800的一个军工区的红房子,四个人四张铺地的垫子,买了一台电视,这个就是我们仅有的家具家电,对了,还有电饭煲。

我在学校是对51汇编很擅 长,课程设计和平时的课程都做的很好,所以也有契机跟专业课老师做了些参加学校科技大赛的嵌入式项目,那时在学校学习的protel画板子,调试汇编单片机,做竞赛,没想到后面竟然影响了我后面15年的职业生涯。人生每一个改变都可能是契机。

基于在学校的技术方向和大四的整个项目经验,我自然而然的选择了嵌入式方向,在校招的大厅,我选了一家大连的初创公司,我们大概是第二批员工,第一批员工后面也成为了我们的朋友。这家公司后面被股权吸收成为了软件园下属的全资子公司,那是后话,那时我已经离开了,去了另外一家做工控的小公司。

崭新的城市,新的公司,还有崭新的漂亮姑娘们,一切好事兴奋,新奇。我们中间的胡某似乎对一个漂亮女生表示过,注意我说的表示不是表白,因为好像没有那么轰动和强烈,毕竟我是后面从其他人口中听说的。那个女生听说是有本校的男友,所以表表示并未成功,今天看,我很羡慕和敬佩他。

说道一个好玩的细节,我们一行大约30人,有计算机系的,有自动化系的,有数学系的,也有几个是吉大的日语系的,因为当时的嵌入式业务还是偏日本的外包方向,打印机设备,自动化机械控制设备,嵌入式设备等,所以很多原始需求书都是日文的。一起招聘的日语系女生,也是我们培训期间的日语老师,给我们平时培训日语,至今我能熟练日语的50音图,也是那时学习的,还会几个基本常用日语短语,其他的我基本都忘了。

我们转正后,先是在后面所说的通用大楼上班,后面搬家到了转盘的软件园大厦,等我07年离职时,已经搬到七贤岭了,公司的人员规模在迅速扩大。

那时的通用大厦和软件园等设施都是一流的,因为很多公司和项目都是和日本员工一共办公的,所以对于刚毕业的我们来说这种条件简直是,现代化的没法表达,加班也不猛,至少比现在的深圳的的工作来说,我都不记得在大连加过什么班。

那时我们的工作内容大概是这样的,我们会接到日本外包的项目,有原始的日语文档,翻译们会帮我们翻译,然后我们开始研究文档规格,根据对应的实际设备或者指定开发板,我们开始完成相应的功能,然后由测试按照规格书进行功能验收。这期间包括嵌入式的开发,和pcba的设计,那时还主要是arm7和arm9,比如xscale270,三星的2440等主控。我们当时主攻的是日本oki的mcu系列,配套日本的嵌入式操作系统tengin。这个tengin可比淘宝后面那个tengin早多了,但是大部分人应该不知道这个实时嵌入式操作系统。

等到7月份我们正式毕业入职时,我们在大工对面的写字楼上班,我们在大工教师职工区的红房子,还是四个人一起合租了房子,每天大概上班去公司,走过去5分钟。

我在学校主要是汇编,C语言比较厉害,mfc做上位机,画板子是protel。毕业从2005 7月到2007 4月eda方面我基本已经转到cadence和allegro了,因为前辈也是我后面的同事,都是在用cadence和allegro。这两个工具也成为我2012年创业时的主要利器,人生处处是惊喜,后面有机会再表。

除了画板,调试,焊接,开发上位机,调试嵌入式驱动,可以说毕业的几年是我人生中学习最快乐成长最快的时候,我后面的整个职业方向和开发方向都跟这期间的学习和积累有关。

前面说到我住在大工,是的,有个很方便的地方就是我们可以去学生食堂吃饭,我们也可以去北门附近的网球场去打球,经常也看到留学生在北门教学楼前玩飞盘,那时好羡慕。关于网球,我人生中仅有的一段联系时光就是那时,后面再无机会解除。

一个有意思的话题是,我们那时没有女朋友,仅一个有的还不在大连,等于基本单身状态,我们唯一的娱乐项目竟然是做饭,特别是周末的大餐。我们经常会做的很多,觉得吃不完的时候,我们就会很默契的说,让你那个大工同班同学来吃饭吧,好在我们的手艺都还练的不错,他每次来都吃的很开心,毕业很多年后,我们还会在同学微信群里谈起我那时的饭菜,时光真好。

当时的大连,除了软件园(既指园区房地产企业又是it企业)还有华信和东软,类似今天我们提到的深圳的华为和腾讯一样。那时我们这三个企业都有校友,似乎哈尔滨毕业的不是去北京就是来大连。这其中软件圆似乎是名气和实力最差的额,今天过去了15年,我已经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了,反正当时是那样的感觉。除了我们这一波选择嵌入式,其他的都是纯软件的,基本都是java或者cobo(记不清具体发音了)的方向。

说到大连,当然不能不说那时的星海广场,号称当时亚洲最大的广场,还有当时全国除了北京外唯一的大型华表,后面被bo事件给拆了。星海很漂亮,海边也干净很适合游玩和散步,那时离软件园也不远,想想现在在深圳,好生羡慕,但是,人生无法回头。

那时我印象中服务最好的是软件园的浦发银行,然后是黑石礁的招商银行。多年后我在深圳还特地申请了一张浦发的信用卡,给了我我1500的额度,虽然我不懈一用,仍然保留了好多年,前两天刚注销,就是因为那时毕业时,浦发给我留下的美好印象。现在我是招商的主力用户。

实习一共三个月,每天学习交作业,有老师(前辈和后来的同事)给审批,结束时进行考试,然后通过的就可以正式入职,没通过的就当花钱或者免费培训了。有几个没过的,具体我已经忘记名字了,时间太久远了。

对于第一份工作,我有着很多的记忆,就像你的第一个初恋一样,你会记忆一辈子。漂亮的办公环境,良好的学习培训机会,很技术的项目,漂亮的女同事,这份工作几乎满足了我对于一份工作的所有美好要求。因为工作的原因,我们会接触很多日文的材料,我对日语的兴趣和日本文化的兴趣也是那时培养的。

那时虽然技术的很多工作我都有参与,但是更多的还是辅助同事,焊接,调试,测试,去采买元器件基本我都干过。有时候还出差去保税区,去日本客户工厂调试设备,那时很忙碌但是好像没有现在的这种沉重和压力感。

在学校的时候很穷,学的计算机,却自己没有电脑,所以大四基本是在实验室猫着,用实验室的电脑练习。 毕业后第一台电脑是大工学生的二手电脑,amd的处理器,很便宜,基本也能用,也能打红警,不错了。后面正式工资发放了,有了积蓄,就当时花了5000左右买了叫惠普康柏的笔记本,那个本现在还记忆尤新,毕竟是我的第一台笔记本,后面因为散热死机而寿终正寝。

大工的校园不错,我记忆中有很多类似丁香的常年白色小花树,芳香而不艳丽。 学校很大,人很多,我们行于其中,每日匆匆,却未想此生竟再也不遇。

我经常买元器件的电子市场的大嫂,人很好,有一次很晚了,留我去她家吃了饭,具体饭菜饭菜我忘了,我竟此后都无法相遇和表达感谢,希望她和家人都身体健康吧。

那时公司人很多,好像没记得什么通宵加班的事情,业务也是严格的工程划分,开发,设计,还有一帮测试的小姑娘,现在想想真实很清空的氛围。

当时在学校的竞赛课题是单片机控制rf431做短距离无线双向通讯,后面工作了,是调试xscal270开发板,基于okI的arm7做了 自售机和palm之前的红外适配器,用户parm管理自售机数据,客户是富士冰山,不知现在是否还存否。

那时开始接触嵌入式linux的概念,虽然当时公司主攻tengin,但嵌入式linux palm等已经进入视线,那时windows mobile还没兴起。安卓还没出头。

工作后主要用c做嵌入式开发,用mfc 做桌面开发,后面用evc做windows mobile开发。业余还做些学习项目,第一个挣钱的是给本溪的一家当铺做一个基于mfc的当铺管理软件,使用access数据库,支持局域网多机,那个项目写了很多代码,可惜当时没用类似github的东西,并没有把代码保留下来,多次更换电脑后,就彻底丢失了。

这个第一份工作大概维持了一年8个月,工具上从protel升级到了cadence系列,平台从单片机升级到了arm9,开发也从汇编升级到了c、mfc,工资从2800升级到了3700左右。技术上基本在软硬件一体化的层面上更上了一个层面,慢慢接近软硬件独立一体化,这个也促成了我第二份工作,对方还给我付了违约金。让我提前出来参与项目。

那时刚从哈尔滨到大连,刚从学生开始上班,穷,舍不得花钱,也没女朋友,大把的时间,可是没钱。记忆最多的业余活动好像是四个人打牌,打升级,不亦乐乎,傻乐呵。

现在回想,除了大学,第一份工作时期基本是我最轻松快乐的时光了。后面的时间越来越忙,因为我的工作方向和生活中不断有新的东西进来。

站在今天的起点,评价当时的时间,那是个全面学习的未成形阶段,各方都有进展,但是还未能独立单挑项目,但是我的斗志已经蠢蠢欲动了,我要追求更快速的进步。契机就是第二份工作,这个是后话。那时爱情还没有进展,穷,长相一般,内心自卑,所以也未在爱情方面有刻意目标,主要还是工作方面的进展。

那时的公司氛围轻松,公司会经常组织聚餐,踢球等活动,聚会时大家也都很年轻很嗨,现在想想,真是一个黄金一般的年龄。

时间过去了15年,但是当时的第一份工作,竟然和今如此的相似,设计pcba,开发嵌入式,选型设计,也许一切都是命中安排好的,只是我们都不自知。

招聘我的是我们当时的老板,王老板,我不想写他全名,算是尊重吧,我离职后也再无交集,偶尔听老同事谈起,希望他也安好。

还有丁哥,最想写的就是你了,但是还是放到心里吧,人生何必再相逢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累了,先写这么多,有心情了再补充。

再见,大连
再见,我的第一份工作
再见,我落地的那第一束阳光
再见,那些模糊的甜美的微笑
再见,那个激情澎湃的年纪
再见,那年轻的朋友们
我想你们,我想念那时的自己

2020.09.06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